欢迎来到莱特莱德(北京)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莱特莱德【始创于2002年】
专注高难度水处理、流体物料分离技术
全国解决方案定制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料 > 特种水质净化技术

特种水质净化技术

作者:北京水处理发布时间:2010-07-22

 中国市政工种东北设计院建院30多年来,在地下水除铁除锰方面完成了50多项设计任务,积累了许多技术经验,而且在除锰技术理论上有创造性的研究成果,在国内已推广应用。
      技术理论的要点是:地下水含铁、含锰水质中,铁锰多是共存的,只是各自的浓度不同,因而所选用的除铁除锰工艺也有所不同,如对低含铁锰量(铁<5mg/L、锰<1.5mg/L),可采用曝气、单级生物接触滤池;对高含铁、锰量(铁<10mg/L、锰<3mg/L),可采用两级曝气、两级接触生物过滤工艺处理。但生产经验表明,曝气接触锰矿过滤工艺在投产初期只能除铁、不能除高锰,直到活性滤膜成熟后,才能见效。前者是于1986年在沈阳李宫堡和沈阳采油厂地下水深度处理试验研究中首次镜检确定的;而后者两级曝气、两级过滤工艺是1978年在吉林省海龙县试验中首次获得成功。净化技术.
      海龙县某部队水源的设计能力为2000 m3/d,由于水质为低铁、高锰,因而采用二级工艺,即一级工艺采用跌水曝气和无阀滤池,二级工艺采用喷淋曝气和压力滤罐。投产后,当原水含铁量为2~4mg/L,锰为5~10mg/L时,出水铁含量<0.3mg/L,锰含量为0。水质一直良好,运行稳定。
      沈阳采油厂水厂设计规模为2万m3/d,由于水源为低铁低锰水质,铁含量为4~5mg/L,锰为0.3mg/L,故采用跌水曝气,天然锰砂过滤工艺,初投产时测定,出水中铁、锰均未达到饮用水水质标准。后来,将滤层厚度从原来的800mm,加厚到1200mm,投产后出水中铁、锰含量一直稳定在0.04mg/L。这表明加大滤层厚度,成为接触过滤,至关重要。
      1987年,在沈阳石佛寺水源工程设计(设计规模为20万m3/d)中,采用二级跌水曝气和二级锰砂过滤工艺,1989年竣工投产后,当原水中含铁为4.88~5.25mg/L,含锰为0.3~0.5mg/L,氨氮为0.9~1.06mg/L,出水中,铁<0.3mg/L,锰<0.1mg/L安全达到标准。经过一段时间运行,发现生产测定资料中表明,一级曝气和一级过滤后的出水也可达标,不需要二级曝气、二级过滤工艺。
      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院对中南地区地下水除铁技术也作过较多的试验研究,并通过对中南地区24套地下水除铁构筑物进行了调查测定和分析。着重对石英砂滤料和双层滤料、板条曝气塔、小孔淋水、叶轮表曝等多种曝气方法,以及对深井回灌地层除技术等进行了研究,并将成果应用于湛江、南宁等地下水除铁工程中,都取得了成效
      (2)电渗析技术在水处理中的应用
      电渗析是在离子交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技术,但是与离子交换法不同,不需要再生,而是使用离子交换膜,在电场作用下,把电解质溶液浓缩和淡化,因而属于隔膜分离技术。
      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院自1958年开展电渗析技术的研究工作,并在试验室中取得了初步成果。自1969年山西阳泉煤矿生活饮用水的电渗析淡化站投入运转以来,目前全国已有一百多个单位使用了电渗析器。净化技术.
      电渗析技术就是在两级之间交替排列着阳、阴离子选择性透过膜,膜间用隔板隔开,隔板槽起着导水和通过电流的作用。当两极接通直流电源之后,水中的离子发生定向迁移,而阳离子只能通过阳离子交换膜,阴离子只能通过阴膜,相应出现水中离子“只出不进”和“只进不出”的两种隔室。在“只出不进”的隔室中离子越来越少,水逐渐被淡化,在相反的“只进不出”的隔室中离子越来越多,水逐渐被浓缩。因此,使水达到浓缩与淡化的目的。
      电渗析在水处理技术中主要是利用淡化的原理,去除水中的离子,使水软化和脱盐。
      电渗析器也用于淡化苦、咸水。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院于1972年曾在有关单位协助下,在甘肃省会宁县郭城进行了电渗析处理苦、咸水生产性试验,积累了不少经验,同时对电渗析器的运行操作技术进行了改进,使运转周期长达1000小时以上,相应也增加了产水量,设备生活能力提高26%~34%,并且还提供了满足不同水质和水量的合理组装。其主要经验之一是经常倒换电极的基础上,采取超级限电流密度运转,使交换膜上的结垢速度大大放慢;之二是改变浓、淡水的比例(1:1.1~2.0),降低运转水压(0.1~0.14Mpa),从而减少了漏水量并防止装置中浓、淡水互相串水现象;之三是加长隔板流程,以减少组装时分段的数目。
      为经济合理地解决老区少数民族和边远地区苦、咸水淡化,改善村民饮用水条件,将电渗析技术合理而有机地组合安装在普通4吨汽车上,实行移动式淡化处理供水,简称“淡化车”。这种车投资省,成本低、适应分散村庄的村民饮用水,利用汽车发动机作电渗析的电源。该车最大淡化水量可达50 m3/h。1981年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院,研制出TJ-1型苦咸水电渗析淡化器新产品,具有除氟和除盐的双重效果和效益净化技术.
      (3)臭氧、活性炭深度处理水质及活性炭再生技术
      受轻度污染的水(如带有土腥味),虽通过常规净水工艺后,但未能达到饮用水的标准。北京市市政设计院针对永定河引水及京密水系水源的水质情况及北京用水水质要求高的特点,对水的深度处理工艺,进行试验研究,采用臭氧――活性炭联合工艺。该工艺结合工程设计于1985年用于北京田村山水厂,设计能力17万m3/d,投产后净化效果为:当臭氧投加量2mg/L,接触时间10min,活性炭层高1m时,处理后出水的色、臭、味、汞及有机磷等污染物质等,均能达到国家饮用水卫生标准。经与其他处理工艺比较,臭氧、活性碳联合工艺的净水成本最低。
      活性炭用于水的深度处理目前在全国已普遍推广。早在1975年,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院就曾为兰州白银地区饮用水设计了活性炭深度处理及活性炭再生装置,设计规模为3万m3/d,自1975年投产以来,运转效果良好。其工艺流程为:砂滤水自下而上逆流通过活性炭吸附塔,出水流入清水池供管网。吸附塔内的饱和废炭由塔底定期脉动排出,水力输送至废炭贮存脱水斗,经自然脱水后,由真空泵提升进入真空提炭罐,而后负压吸入沸腾干燥,经热风干燥后进入直接电流加热再生炉,在贫氧条件下加热至850℃左右进行活性再生,再生炭落入水急冷器,由水射器输送到冲洗罐洗去炭沫,然后再用水力输送回吸附塔。净化技术.
      吸附系统由六个钢制吸附塔组成,每塔产水5000 m3/d,吸附塔直径4.5m,总高7.6m,每塔新华8号炭30吨,工作滤速13.4m/h,吸附时间12.6min。
      再生系统分干燥与再生两大部分。干燥部分设有碳硅棒热源炉和多室沸腾各一台,热源炉由可控硅调压供电。二次电压为350~370V,工作电流为130~150A。功率为88kW·h,热风湿度约200~220℃,沸腾床尾气温度约110℃,热效率45.4%,进炭湿度约10℃,出炭温度70~90℃,沸腾床将饱和炭含水量从70~80℃降到6%左右(干基)。再生部分的直接电流加热再生炉系耐火砖砌成,总高3.4m,有效高度3m,炉膛断面为110×110mm,炉膛体积为0.036 m3,沿高度分成三段三相角形接电。相间由耐火砖筑成绝缘体,电极由六块763mm×185mm×40mm优质石墨组成。再生炉由可控硅调压供电,二次电压为60~75V,工作电流为140~160A,功率为16.6kW·h,热效率95%,每台炉生产量为76kg/h,入炉炭温约90℃,出炭温度850℃,炭在炉内再生时间为14.2min,尾气除尘后排空。
      再生炭碘值恢复率闭幕词达新炭的的92%~98%,吸附系统及再生系统炭损耗总值平均5%,每公斤炭再生耗热为1600大卡,饮用水的活性炭消耗费为0.0127元/m3,运行费为0.0362元/m3,每公斤炭再生费为0.163元,经吸附净化后,水质全部符合国家饮用水标准。净化技术.
      该项目工艺技术应用于饮用水及工业用水的精制方面有普遍意义,并适宜在污水深度处理中应用。白银地区生活饮用水活性炭深度净化工程建成后,接受了国内许多单位参观;湖南长岭炼油厂等五个炼油厂相继参观该工程后均已建成炼废水深度处理装置,大连染料厂,重庆铁路枢纽站货车清洗站等单位参观该工程后,对吸附及再生工艺已仿制应用于生产。
      该工程曾获得国家优秀设计奖及建设部优秀设计一等奖。
      (4)先进的净水药剂
      a、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院于1967年研究将聚丙烯酰胺高分子絮凝剂用于净化高浊度水获得较好的效果,目前已在黄河沿岸20多个工程中应用。聚丙烯酰胺是人工合成链状的高分子聚合物,无色、无臭、能溶于水,没有腐蚀性,为透明的胶状物。分子量一般为200万~400万。它的絮凝机理主要是依靠极性基团进行架桥吸附,不起电中和作用。因此,要与其他混凝剂配合使用。投加量控制在2mg/L以内。使用前必须加碱液进行水解。
      在给水水质净化中以聚丙烯酰胺作助凝剂有以下优点:净化技术.
      ①节约基建投资。在处理含泥量低于40kg/ m3的水时可取消预沉池,从而减少了处理构筑物,节约基建投资60%左右。
      ②降低处理成本。聚丙烯酰胺具有极大的吸附表面,吸附能力远远高于普通混凝剂。在含泥量高于10kg/ m3的水中聚丙烯酰胺的投加量,只有普通混凝剂的6%~20%,可节约混凝剂费用25%~78%.
      ③提高水处理构筑物的进水浊度。可以处理100~150kg/ m3的原水,相应地提高了水厂正常供水的保证率。
      ④操作管理方便。使用其它混凝剂的用量极大,给操作管理带来许多麻烦。而聚丙烯酰胺的效果好,用量少,很受操作工人的欢迎。
      ⑤聚丙烯酰胺絮凝剂是一种非常粘稠的胶状物,必须采用强烈的机械或水力搅拌,才能溶于水,因此,配制时比较麻烦,有待今后进一步改进。
      ⑥有关单位曾做过多种毒性试验和研究,在一定的投量范围内,使用没有危害,用它处理的水,符合饮用水水质标准。
      b、苦、咸水淡化药片
      我国西北边疆不少地方是苦、咸水地区,给边防战士和人民生活带来不少困难。苦、咸水的淡化方法虽然很多,一般都需要有一套淡化机械设备,但不便于个人携带。1972年兰州军区和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院共同组成试验小组,初步试制成一种携带方便,使用简单的苦、咸水淡化药片和快速测定试纸。经试用,效果更好。
      苦、咸水淡化药片是利用化学沉淀的办法来达到淡化的目的,有:
      1号药片:系氢氧化钡与甲基丙烯酸树脂混合片,氢氧化钡可与苦咸水中的钙、镁、硫酸根、重碳酸根生成沉淀而去除。苦、咸水中的硫酸盐含量如为2000mg/L,在行军水壶中(1升水)投入1号药片2片(片重1.8g),即可达到处理要求。而甲基丙烯酸树脂是用来调节pH和去除钾、钠离子,同时便于氢氧化钡的干法制片。
      2号药片:是氧化银和草酸混合片。氧化银用以除去水中的氯化物,而草酸可增加氧化银的溶解度以提高处理效果。苦、咸水中氯化物含量为1500mg/L时,在军用水壶中投加2号药一片半,即可达到淡化目的。净化技术.
      苦、咸水一般有硫酸盐型水和氯化物型水之分。为便于野外用水的要求,制成了苦、咸水水质测检试纸,给投药提供依据。试纸有硫酸盐试纸和氯化物试纸两种。在试纸条上依次粘贴有可测不同量的试纸小块。使用时,将试纸条浸渍在苦、咸水中,试纸即发生变色,根据变色的试纸小块就可确定需投加药片的多少。
      目前虽试制成含盐量在10g/L以内的苦、咸水淡化药片,但成本偏高;用试纸来测定苦咸水成分的精度与种类尚不能满足野外要求。因此,有待进一步研究。
      (5)农村饮用水除氟设备
      为解决农村饮用水中的氟,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院于1987年完成了“农村饮用水除氟技术和设备”的研制,并已推广应用。
      除氟的主要设备为除氟罐,内部装填活性氧化铝滤料。其附属设备和构筑物有:再生池和泵、二氟化碳气体发生器、再生液处理池和泵以及化验及电器设备等。原水经二氧化碳或酸调节pH值后,进入除氟罐。活性氧化铝滤料用NaOH为再生剂,用大流量短历时的循环再生法,历时约4~5h。再生液通过投加CaCl3,以解决排出废液的无害化。
      (6)微滤机及生物预处理法除藻技术净化技术.
      微孔过滤技术是作为一种机械处理方法,适用于去除水体中的悬浮杂质,尤其是水体中的浮游生物。英美等国家,微孔过滤在净水工艺中已得到较多应用。
      ①抚顺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于1980年,在湖南大学、抚顺市城建局及抚顺市自来水公司等单位的协作下,进行了微滤机除藻技术的试验研究,于1982年研制成功,并在抚顺河北水厂建成微滤机车间。此前,抚顺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还曾在东公园净水厂作了大量研究工作,研究了水库水中的藻类活动的生长规律及藻类对水体污染的严重程度。该院研究、设计、制成的微滤机,除藻率在40%~75%,除去浮游动物95%~100%;当微滤机滤速在72~140m/h时,冲洗水与出水比例为0.4%~1.86%,耗电为0.48~2.4kW/100 m3水。应用微滤机后,提高滤池运转周期,春季为2~3倍,秋季为6`10倍。表明微滤机是一种高效、经济的水处理设备。
      ②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院于1988~1991年,曾对武汉东湖水的含藻类水体进行了试验研究,结果认为,通过“生物预处理”法对富营养化湖泊水源进行除藻、除COD、除臭的处理有明显的效果。方法是采用三级串联组合的生物预处理池(面积为1×1㎡)填装蜂窝管,并用空压机供气。通过一年多的运行测定后,对生物膜和泥渣的分析检测及观察,还进行了经生物预处理后水的直接过滤,以及其与气浮除藻的对比等一系列的分析研究,证明“生物预处理”除藻法效果明显。该院1965~1992年对除藻的研究成果已在武汉东湖水厂、开封东水厂、合肥四水厂等工程中应用,对我国南方地区湖泊、水库水含藻水质处理,有实用价值。净化技术.

相关文章

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