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莱特莱德(北京)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莱特莱德【始创于2002年】
专注高难度水处理、流体物料分离技术
全国解决方案定制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内新闻 > 沧州的“水思维”也“水到渠成”了

沧州的“水思维”也“水到渠成”了

作者:北京水处理发布时间:2011-12-15

生活饮用水设备,农村饮用水设备,水处理设备

九河入海口,东沿渤海湾,沧州本来是个不缺水的地方,但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大运河断流开始,水,让沧州倍感困顿。

人均水资源量占全国的8%,比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以色列还要干渴,加之沿海特殊的地质情况,引发了严重的饮水不安全问题。中国水利界曾有此说:沧州的水问题解决了,中国的水问题会迎刃而解。

初冬时节,我们在沧州探访这座城市30多年的改水历程,一路下来,感觉强烈—— 在逐步解决了300多万人饮水问题的同时,沧州的“水思维”也“水到渠成”了。

(一)从权宜之计到未雨绸缪
“逼上梁山”典出沧州,沧州人的“水思维”其实也是“逼”出来的。

缺水就打井!浅层井水又苦又咸,长期的超采也让这里形成了全国最严重的地下漏斗区;

再打深井!可从子孙后代那里借来的水并不好喝,含氟量高,普遍超标3到6倍!打一眼深井,就多一个氟病区。漂亮姑娘牙上会出现一道黄斑,青壮年干活不小心戳一下手指就可能会骨折,这是氟骨病的症状。

沧州市水务局副局长董骏马全程见证了沧州的“改水之路”。

上世纪90年代末,大浪淀水库建成蓄水,40万喝上黄河水的沧州市民奔走相告,爱好文学的董骏马曾奋笔写下长篇纪实报告文学《大浪丰碑》。“修大浪淀水库,是沧州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件,也是改水历程的分水岭,标志着沧州的‘水思维’从地下转向了地上,由权宜之计开始谋求长治久安。”

近期引黄,中期引江,远期海水淡化—— 这是目前沧州解决水困的“三大战役”。

引黄河水的“主战区”在沧州东部12县(市、区),黄骅、盐山、南皮等城区已开始集中供水,年底海兴全县百姓都能喝上黄河水。到“十二五”末,东部地区222万农村人口和41万农村学校师生将全部告别苦咸水、高氟水。

引长江水的“主战区”在西部四县(市),计划2014年启动,目前正在环评、征地,主要工程是修建80多公里的干渠和若干水库。从2010年起,沧州开始实施“十百千”工程,即建设十座水库,在全市重要流域范围内建成百个100亩坑塘、千个30亩坑塘,提升对水资源的调蓄能力。

还有海水,近水解远渴。

2011年初,黄骅市水务局局长刘浩强应邀参加渤海新区一个工作会议,会上听到一个情况:到2020年渤海新区的日用水量将达到200万立方米。“现在新区一天用水量是近14万立方米。这么大的缺口,光靠引黄绝对不够。”已经喝上黄河水,正在筹划引长江水的黄骅,又瞄上了渤海水。目前国华沧电已经建成中国最大的海水淡化基地,每日能淡化海水3.25万吨,现在正在积极研究日产20万吨淡水的新技术。

在沧州许多水利人看来,这些年沧州改水的思路重要的特点是超前谋划,未雨绸缪。“过去是投什么资我们干什么事,现在是先想到干什么事再去解决投资问题。”“‘十二五’期间,全部解决城乡饮水安全问题,不压任务也要做!”这是沧州人自己给自己立下的军令状。

(二)从城乡单干到城乡一体
在青县县委书记李新平的办公室里,他指着饮水机上的桶装水很有些自豪地说:“我这个县委书记和农民喝的是一个水管里的水。”

青县纳入饮水不安全的人口曾占到70%。尽管彻底洗掉牙黄斑需要七八百元,但却无法挡住爱美的姑娘、小伙子们。县城里多家洗牙店生意常年红火。

近两年,县里投建了13座水厂,解决了20多万城乡居民的饮水问题。水厂在能辐射20—30个村的地方选址打深井,深井水通过反渗透净化设备降氟,装成3元一桶的纯净水,由水厂送水到村,用于饮用;其他水经过简单的消毒沉淀后通过地下管道加压入户,作为生活用水。而这些铺设好的入户管道将来在引黄或引江后就可以“摇身一变”,转成城乡一体化供水的基础设施。“这是引黄引来的供水新思路。”董骏马说,新思路体现在两个转变上,首先,由单村供水工程改为联村集中供水工程;其次,由单一解决农村饮水安全向城乡供水一体化方向转变。前者体现了集约化,后者更多地体现了城乡统筹的理念。

目前,全市已建成集中供水工程119处,惠及2042个村的180万群众。由于集中供水节约成本,减轻农村负担,这2042个村中,有181个村是饮水安全村主动接入集中供水工程管网的。在黄骅旧城镇白庄村,村委会主任白连章告诉我们,自从去年县里在村上建了水处理站,全村900多户喝上了三毛钱一桶(50斤)的纯净水,原来市面上有人送2元一桶的纯净水,这下全没了生意。

(三)从“我要改”到“为你改”
在沧州,许多老百姓都曾错把高氟水当做“甜水”—— 口感上没有异味,由于含碱量高,熬的粥“烂乎”好喝。当初政府准备改水时,许多农民并不认为这是多么着急的事。

“不仅要吃上水,还要吃上安全水,在这方面,老百姓想到的要做,老百姓没想到的也要做。”从2000年起,以国家、省开始解决人饮安全工程为契机,沧州开始将包括改高氟水在内的解决农村人饮安全列入历届政府的民生重点工程。

沧州市水务局农村水利科科长张立发,1964年生人,“水利工龄”快30年了。掰着手指头,他能数出土的、洋的、半土半洋的,至少有六七种沧州水利人发明的降苦咸或降氟的办法。

从“我要改”到“为你改”,改水中许多做法体现了为百姓想到前面的“水思维”。

—— 2002年,沧州市建成了日供10万吨降氟水的清源水厂。这项工程获得了2003年的“中国人居环境工程范例奖”。在近些年全省多次饮用水质抽检中沧州均保持了100%的合格率。

(四)从“政府独角戏”到“全民参与”
沧州的水利人都记得当年大浪淀水库修复工程上马时,曾被省领导“将”过一军。

1995年2月13日,农历正月十四,省委、省政府到沧州召开现场办公会,带来了激动人心的好消息:省委、省政府把解决沧州高氟水问题作为民生大事,决定立即上马大浪淀水库修复工程!

之后,省领导告诉大家,省里资金也有困难,只能负责建筑物的投资1.2亿元,剩下的就由你们解决。

这项市区供水工程总蓄水量有两个半西湖那么大,资金缺口达2.6个亿。

只用了不到两年,沧州人就建成了河北省第一座平原地区的水库,在提前三年完工的同时,也探索出“争取上级资金支持、市县配套、市场运作、群众自筹”多管齐下、多条腿走路解决改水资金的路子。

在城市,与供排水集团联合,市场化运作,主要基础设施由供排水公司和政府联合投资,通水后实行市场水价;在农村,供水水厂和村口以上主管网工程产权属国家所有,公建公管,由县(市、区)政府委托水务局农村供水总站管理;村内管网“民建民管”,产权属本村用水协会所有,入户管道由村民出资,逐步推行一户一表,以价格手段增强农民节水意识。村内管网由用水协会负责维护,让农民最大限度参与、管理农村安全供水工程。这其中,允许协会有合理的水损耗,并可按用水量提取一定的费用作为水管员的报酬。自2010年以来用这种办法群众自筹资金6000多万元,占沧州全部解决饮水问题投入的10%。

生活饮用水设备,农村饮用水设备,水处理设备

精品文章推荐:水污染是危害五大湖生态健康“最大杀手”

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