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莱特莱德(北京)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莱特莱德【始创于2002年】
专注高难度水处理、流体物料分离技术
全国解决方案定制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内新闻 > 关注亚太地区水危机 降低污染 解决其水困境--北京纯净水设备,北京瓶装水灌装机

关注亚太地区水危机 降低污染 解决其水困境--北京纯净水设备,北京瓶装水灌装机

作者:北京水处理发布时间:2010-09-10

关注亚太地区水危机 降低污染 解决其水困境--北京纯净水设备,北京瓶装水灌装机

亚太地区的水资源矛盾在今夏展露无遗。巴基斯坦、中国、越南、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等国无一幸免,洪水、干旱、泥石流轮番来袭,在菲律宾马尼拉出现了讽刺性的事实:房屋被大水淹没,水龙头却滴水难求……
灾难背后的亚太地区,水资源利用常态是怎样的?可利用水资源短缺的亚太各国,正面临着哪些用水困境?
特选取两个具有代表性的缺水地区——发达国家澳大利亚和发展中大国印度。一端是高新技术和政府积极投资,利用新能源开展海水淡化,却遭到民众的质疑;另一端是技术缺乏和政府无暇顾及,城市污水处理覆盖率低,农民对污水表现出无奈的青睐。两国水资源利用的极大反差,值得我们反思。
澳大利亚:海水解渴代价高
9月5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部分地区遭遇10年来最严重的洪灾。9月6日,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表示,因为水位渐长,需要紧急疏散当地民众。
海水淡化似乎使澳大利亚从干旱中逐渐解脱。很多国家也由于缺水,正在效仿澳大利亚,向海洋寻找淡水水源。
几年前,不少大型海水淡化工厂在中东建成,尤其是严重缺水的沙特阿拉伯。在美国,有一个海水淡化工厂投入运行,但政府正酝酿在加州和德克萨斯州建设新厂。
天津海水淡化与利用研究所数据显示,中国已建成72套海水淡化装置,日产24万吨淡水,在建和待建工程56项。全部建成后,日产淡水将达220万吨,是过去18年的总和。
不断发生严重旱灾的澳洲,是有人类居住的最干旱的大陆。澳大利亚五大城市前后耗资132亿美元建造海水淡化厂,以解决迫切的饮用水短缺问题。
耗资132亿美元
海水淡化工程建设如火如荼
海水淡化是目前澳大利亚最大的基础设施之一,有5个大城市花费了132亿美元来建设海水淡化工厂,预计最后一个在建的海水淡化工厂将在两年内完工并运行,届时澳大利亚主要城市的供水将有三成来自海洋。
在2006年设立全澳首家海水淡化工厂的柏斯,现在正如火如荼地建造第二家工厂。悉尼的海水淡化工厂则在今年初投产运行,昆士兰州的设施已在去年投入生产,墨尔本和阿德莱德的设施正在赶建中。
水服务联社是澳大利亚城市供水机构的保护组织,其首席执行官罗斯·扬说:“我们是气候变化对水供应影响的受害者。投资于海水淡化的132亿美元,相当于气候变化适应性投资。”
造价1.75美元~2美元
澳大利亚海水淡化造价全球最高
很多居民对不断上涨的水费单据十分愤怒。
为了使海水淡化在政治上可以接受,澳大利亚的海水淡化工厂所使用的电能来源于风力发电等清洁能源。根据水服务联社的数据,有新建海水淡化工厂地区居民的水费价格将在未来4年涨到目前的两倍。
罗斯·扬指出,海水淡化在澳大利亚的造价大约为每立方米1.75美元~2美元之间,包括建设花费、清洁能源获得花费和生产花费。
美国国际海水淡化协会的番克拉兹先生说,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他同时指出,海水淡化在环保要求标准不太高的国家可能要便宜一些,各国平均造价为每立方米1美元。
海水淡化正在抑制着人们对“大澳大利亚”移民计划的热情。此前欢迎澳洲移民的澳大利亚政府曾预计,到2050年,人口将从现有的2200万人增加到3600万人。
海伦是澳大利亚昆士南海水淡化工厂一名65岁的退休职工,他深有体会地说:“建设海水淡化工厂花费很多,耗电也很多,要是人口达到3600万人,如何满足用水需求?又要浪费多少钱?”
脱盐耗电占总能耗50%
批评者建议采取用水保护措施
很多环保人士和经济专家反对海水淡化工厂的进一步建设。除了造价太高以外,他们指出,海水淡化将会恶化造成水资源短缺的气候变化,他们将海水淡化称为“能源饥渴的白象”。
据报道,将盐从海水中分离出来所需要的电能占海水淡化耗能的50%,澳大利亚的电量大多是靠燃煤来产生的,而燃煤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
批评者建议采取用水保护措施。悉尼科技大学未来可持续研究所(ISF)主管斯徒·怀特说:“即使没有限水措施,城市也能很轻易地节约20%的用水量。”
“更加便宜和更加环境友好的替代方式是回收利用污水,尽管说服人们去饮用再生水仍然十分困难,但不失为一种可行的做法。”批评者说。 北京纯净水设备,北京瓶装水灌装机
花费80亿美元
建造供水网络摆脱海水依赖
昆士南东南水网管理者曾经在下雨以后终止了海水淡化工厂,并将回收处理后的水导入水库中,作为生活用水。
昆士南的干旱已经从2000年持续到了2009年,其未文豪水库曾一度降到库容的16%,州有关部门直到2005年才着手进行海水淡化工程,以缓解危机。
昆士南海水淡化工厂耗资10亿美元,占地15公顷,为昆士南州的首府布里斯班和东南部地区供水,可以满足这些地区6%的用水需求。据昆士南州东南水务管理局的执行主席巴利·丹尼尔说,它具有满足20%用水需求的潜力,但现在由于技术问题,工厂暂时关闭。
除了限制用水和鼓励居民收集雨水外,昆士南州政府花费了80亿美元建造全国最复杂的水供应网络,将水库和18个独立的水实体联接到一个管网中。此外,他们还修建造水设施,通过回收废水或将海水脱盐“造”水,用于工业生产。
丹尼尔说:“我们已经掌握了新的供水管网的运行方法,以后任何有干旱的迹象出现时,我们就会建设一些别的或开启一些别的设备,以保证水供应。”
印度:污水浇灌隐患大
污水再利用并不是新鲜的话题。在澳大利亚,葡萄酒制造者通过沟渠将从污水处理厂排出的污水引来灌溉葡萄园;在新加坡,人们使用先进技术将污水变成直饮水。
然而,印度农民对污水的利用方式却是:直接采用污水灌溉。
海德拉巴和斯干德巴是印度人口增长最快的地方。目前,这两个城市每天的用水量约1.7亿加仑,水经过部分处理后排放至穆西河。
由于缺少灌溉用水,农民只能利用城市排入穆西河的污水来进行灌溉以维持生活。即使他们知道这些水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造成危害,但“有水总比没水强”。
“没有污水,我们不可能有任何庄稼”
穆西河穿过整个印度安达普地稀州,人们在河上修建了两个大型水坝,作为城市用水的主要来源。
之前,穆西河只在季风季节才流动,流动期大约为每年3个月。现在,穆西河变成了一个常年流淌着污水的河流。
在印度,从城市排出的污水要么被排入污水处理厂(只能处理1/3的污水)处理后排入河流,要么被送入开阔的排污渠然后直接排入河流。
由于严重缺水,农民试图收集雨水,但光靠雨水显然不够,因为这里一年只有3个月有雨。于是,农民直接从河中将污水通过沟渠导到不同的临近土地,或者采用抽水泵将水从河流或河边浅井中抽出。
对于海德拉巴和斯干德巴这两个城市的贫苦农民说,污水为他们维持生活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知道,浇菜的水是污水,但要是没有这些污水,我们不可能有任何庄稼”,一位农妇说。
国际水资源管理机构(IWMI)估计,印度约有4.06万公顷的耕地是使用这种污水灌溉的。
“污水没造成什么问题”
“我们知道穆西河的水已经被污染了,但并没造成什么问题”,一位53岁的农民说。他至少有两公顷的土地正种植着牧草,“穆西河的水使牧草长得很好,牛也膘肥体壮,并没有不健康表现。”
“这些污水就像水里溶解了化肥,能使庄稼长得很高。”一位农民说。
在城市和半城市地区,污水用来种植多叶蔬菜和水果,如香蕉、可可、茉莉花、棕榈树等;在农村,污水可以用于水稻种植、蔬菜和棕榈树的浇灌等。
2002年,IWMI的一份报告表明,穆西河水中的的生化需氧量和化学需氧量都很低,重金属的含量在安全范围之内,但存在着严重的粪便污染,增加了农民和农场劳力中直接接触者的健康风险。虽然农民生产的农作物并没有经过安全检测,但农民并不担心。
一位35岁的农夫正与妻子和4个孩子在污水富集的地方耕种,他说:“人们说这是化学污水,但有了它,很多人才能填饱肚子,如果这里的水用光了,我们就搬到别的地方去。”
据调查,海德拉巴和斯干德巴的农民采用污水种植的水稻占所有粮食的43%。同时,使用污水灌溉和种植节省了农民20%的家庭开支,他们还通过出售牛奶等增加了一些收入。

关注亚太地区水危机 降低污染 解决其水困境--北京纯净水设备,北京瓶装水灌装机

产品推荐